_dayspring_

淡淡夏日 (光亮)

    小巧精致的电梯缓缓上升,塔矢看着明亮的金属内壁反射出自己疲倦的面容,不由叹了口气:今天也回家很晚呐。
     晃神间已到达顶层,踏出狭窄的空间,就看到一名身姿秀丽的女子,站立在挂着"进藤"二字的铭牌下,熟练地按动大门密码锁。

     听到电梯打开的声音,女子回头,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欠身:“塔矢君,晚上好。”“晚上好,奈濑桑。”塔矢感觉脸部肌肉硬梆梆,不知勉强挤出的表情是否怪异。两人并未进一步寒暄,奈濑转身进入进藤的公寓,塔矢则走向回廊另一端的自家大门。

     现在的密码锁还真是方便,不知道能不能定制成棋盘模样,这样想着。在玄关换上舒适的拖鞋,随手脱下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客厅干干净净冷冷清清,空调在呼呼运转。转身进了厨房,拧开龙头接下半杯清水,一眼瞥见冰箱上新添的便利贴:
    '我买了寿司'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就让主人嘴角上翘,脸上的倦容瞬间消失。虽然已经在外面吃过晚饭,还是拿出冷藏的木纹食盒,挑了两块鱼籽寿司慢慢咀嚼。嗯,鲜甜多汁。笑纹扩散开来,饮下杯中净水,想了想,又拿出一罐啤酒打开,凝视澄黄色的液体注满阔口酒杯,淡淡的麦芽香气浮起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大幅明亮的落地窗外,是东京繁华的夜景。蜿蜒的灯光如玉带般流向远方。塔矢站在宽敞的观景阳台边,墨色的天空没有群星,只一架客机正缓缓爬升,带着两点灯光一明一灭。望向隔壁,灯火通明,很热闹的样子。不,应该说是很乱的样子?摇着头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 在浴室洗净身体,把自己泡进温水中,全身肌肉这才放松下来。 这栋豪华公寓的顶层只有两户人家,专用电梯直通车库。当初与进藤共同买下这里时,只是为了方便下棋。

     因为环境清幽,喜静的塔矢相中后,一次性交付了两套公寓的首期。然后自己的死对头厚着脸皮买走了其中一套,挂上'进藤'字样的门牌。

    这层除主人与到访的友人外,不会有闲杂人等。所以曾有过某高段棋士一时兴起在电梯门口实施强|暴未果反被揍成乌眼青的案件发生。

      被缓刑的案犯现在挤进塔矢家,占领卧室浴室乃至书房厨房。

    进藤宅则是他的一帮狐朋狗友(雾)时不时聚会并借宿的地方,门锁密码是公开的秘密。当然,另一用途是金毛犬言行不当被踢出家门时,还好能缩在自家名下的公寓里,过着没有温暖被褥,换洗衣服的凄惨日子。

   双子星的关系被察觉后,在一众棋士眼中,塔矢过得非常惬意:试问谁会拒绝一只皮毛闪亮的大犬围在身边呢。

    何况这以忠诚闻名的物种还自带口粮,兼具抚|慰主人的身体和灵魂。于是,目中无人的塔矢亮又多添一条罪状:仗势欺人(出自和谷义高语)

    这边 奈濑进门就听见一阵高亢的歌声,不是下棋么,怎么唱K。嘈杂纷乱的客厅里,一班棋士院生挤在一起,和谷手举话筒,脚踩矮几,额头上绑着深色领带,正在引吭高歌。一旁拿着另一只话筒的伊角,望着他表情无奈。

    地板上摆着三张棋盘,只有一张棋盘两边对坐着两个人,左边是拈着一枚黑子坏笑的进藤,右边的越智正在擦拭额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 冈和庄司围上来献媚:“前辈,你来了。”
     “要喝什么饮料?”

      奈濑看着棋盘边两人你一子我一子,完全不为所动。剩下的人则在一边喧闹起哄。这是什么情况,枉费我花了一个钟化妆,还挑选了一款抹胸小礼服。

评论